混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生猪价格如何摆脱暴涨暴跌怪圈-【新闻】香港薹草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5:47 阅读: 来源:混流泵厂家

生猪价格如何摆脱暴涨暴跌怪圈

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市场上的生猪价格如高台跳水,由高峰时的20多元/公斤,跌到目前的9元/公斤左右。仅仅1年多时间,生猪价格就犹如疯狂的过山车,经历了由盈利时代到亏本时代的盈亏循环。

生猪价格因何大跌?面对近年来重复发生的价格涨跌循环,有没有好的办法加以解决?生猪行业该采取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能摆脱暴涨暴跌的行情轮回怪圈?日前,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赴养猪大省湖北和江西进行了调查采访。

养殖户:每头亏200元

“今年的行情,养猪肯定是要亏本的。”7月7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见到邹任祥时,他正在用从猪场旁边水库里挑的水冲洗猪圈。

邹是江西省余干县黄金埠镇新庄村杨家岭人。他告诉记者,他最早养猪是在2002年。当时,一个与他同在新疆当兵的战友找到他,提出合伙养猪。于是,他们把转业安置费拿出来,再从亲戚朋友处凑了些钱,在村后的自留山上搭建了猪棚,办起了养猪场。一年后,由于不赚钱,战友退出。2005年下半年,生猪价格下跌,他关掉猪场,外出务工。2007年下半年,猪价上涨,他再次养起了猪。

“半个月前,我卖掉了猪场里所有能够出栏的商品猪。”指着略显空荡的猪场,自称为职业养猪人的他告诉记者。原因是,“从我的情况来看,每头猪净亏200元左右。”

邹任祥说,以一头100公斤的肥猪为例,当时的售价为每公斤9.30元,每头猪的总售价为930元。而正常情况下,仔猪从进栏到育肥出栏,一般需要饲养5个月左右时间,按照日均每头5元的饲料费计算,一头猪的饲料费就需要750元。以进栏时仔猪每头20公斤计算,即使按照目前每公斤16元的市场价,每头也需要320元。如果再算上每头猪最少30—50元的疫苗费,一头出栏肥猪的成本最低为1100—1120元,净亏近200元。

事实上,不仅仅是像邹任祥这样的小规模养殖户养猪赔钱,一些大型养殖企业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直言现在养猪不挣钱。

“每头猪的亏损在100元左右。”江西省万年县生猪养殖行业协会会长、万年县益友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陆晓鹏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猪价持续下跌,加上猪饲料价格等一直居高不下,除专业种猪养殖企业外,万年商品猪养殖企业基本上都是在亏本经营。

他告诉记者,饲料在养猪成本里要占到70%左右,饲料原料如豆粕、玉米价格的频繁涨跌,严重影响了生猪养殖企业的健康发展。以豆粕为例,2007年7月前,豆粕只有2500元左右/吨,而目前为3600元左右/吨,最高时达到4300元左右/吨。更为荒唐的是,买豆粕就如同买股票一样,豆粕价格有时甚至可以在10天之内,由3000元一吨涨到4000多元一吨,再跌回3000元一吨。

市场:萎缩近半

7月5日下午17时,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来到武汉大学工学部生鲜食品市场时,位于市场左侧的一排近10个肉摊前未见一个顾客买肉,一些摊主趴在摊位上打盹。

“现在一天只能卖70—80斤猪肉,还不到以往的50%,挣的钱都不够支付摊位费和水电费。”一位自称在武汉多个市场卖了17年猪肉的肖姓女摊主告诉记者。

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对武汉多家市场猪肉经营户的调查,接受记者访问的摊主均表示,今年生意不好做,不但猪肉价格跌到了高峰时的一半不到,销量也下降了一半左右。

据湖北省畜牧兽医局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该省赤壁边境动检站过境运猪车1424台次,出境生猪20.6万头,同比分别下降23.44%和25.75%。另据该局对武汉万吨冷储物流有限公司的调查,正常情况下,该公司猪肉日均批发量为80吨左右,而今年以来,特别是出现甲型H1N1流感疫情以来,日销量一直徘徊在40吨上下。

“今年还不是最困难的时候,如果不出现流行性疫病,明年的猪价还会下跌,养殖企业也会更困难。”湖北省武汉市江厦区养猪协会会长、武汉金龙畜禽有限公司董事长雷贤忠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湖北省畜牧兽医局总畜牧师向远清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尽管国家启动生猪价格下跌调控预案后,中粮、双汇两家屠宰加工企业活猪收购价略有回升,但因母猪基数较大,以及规模猪场(户)更加理性地调整规模、调优汰劣,后期产能依然较强,调整周期相应拉长,生猪价格可能继续下探。

协会:应建立准入制

“本轮猪价波动,将会把大多数进入养猪业的游资挤出。”江西省万年县生猪养殖行业协会常务秘书长、江西齐顺畜牧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江作川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养猪是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并不是拥有雄厚资本就能行得通,还须要有多年的经验积累与当作事业经营的良好心态才能做好。

雷贤忠也持同样观点。他说,进入养猪业的资本只考虑了资本的逐利性,而忽视了养猪业本身存在的高风险性。他认为,目前,中国80%以上的养猪场生产者与管理者都是不合格的,但中国还没有专门培养养猪人才的学校。未来几年,进入养猪行业的其他领域的资本,都将遭受打击,甚至将血本无归。

他说,养猪是个高投入的行业,一般来说,建一个标准的万头养猪场,投资在1000万元左右。而更重要的是,猪是靠工人去养的,一个工人管理的资产超过150万元。“也就是说,等于买了一辆奔驰车让这个工人去开,如果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司机,投资人将血本无归,也许到时连个轮子都没有了。”

“养猪是个永不消逝的行业,国家应该实行准入制度来对这个行业加以规范,让更多像他这样的职业养猪人来养猪,而对那些只想到猪市来逐利的游资进行一定的限制。”江作川说。

陶瓷止回阀

上海电动阀门公司

气动阀门公司

可调式减压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