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流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流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洋是排污的最后一道防线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3:36 阅读: 来源:混流泵厂家

海洋是排污的最后一道防线

当我们把污染排到河流、湖泊中,水流归于大海;当我们把排污口直接伸进海里,污水流入大海。国家海洋局东海环境监测中心主任、上海市海洋湖沼学会会员徐韧负责监测的东海海域,北起连云港、南至福建东山,包括台湾海峡,他告诉记者,从近20年的东海海洋公报上看,沿海一带除了福建沿海,其他均有污染加重、生物减少的趋势。   徐韧为这片污染加重的海域担忧,他说:“海洋是人们排污的最后一道防线,即使海洋有很强的自净能力,但如同喜马拉雅的雪水救不了沿海的大火,如果海洋也被污染,我们将无处排污。”    核辐射监测超标会预警   徐韧通过三种方法,来获得他想要的监测数据:一种是乘船出海取水,随着仪器的不断改进,灵敏度越来越高,需要的测水量也越来越小,现在只需从一根手指粗细的试管水中,就能得到想要的数据;另一种是通过设置在浮标下的传感器,测试海水中的PH值、叶绿素含量和溶解氧,通过这些数据能分析出海水中生物的生长情况;第三种是航空遥感监测,这种方法多用于发生绿潮、赤潮时期,主要通过水面颜色来观测发生面积。   在众多的检测数据中,辐射量曾经在2011年初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时被人广泛提及,如今又慢慢被人遗忘。徐韧说,他一直在关注着辐射量的变化,我们还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日本核泄露污染的海水至今尚未流经我国。   有人肯定会问,这怎么可能,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即使是走路,2年的时间也该走到了,徐韧笑着说,大海的奇妙的地方太多了。我国和日本海水之间有一道天然屏障,一股被称为赤道黑潮的水流把两国海水“禁锢”在各自区域里,海水中的生物无法“过界”,海水也无法混合,日本的海水要流到我国,必须先往南流到赤道,再顺着台湾暖流回上来。目前,徐韧还未监测到有2年前的核辐射超标的海水流经我国,如果有所发现,监测机构将提醒市民预防。    寻找绿潮源头“真相”   近年来,每到7月份左右,青岛就成了绿潮的“重灾区”。绿潮是指海水中某些大型藻类爆发性增长或高度聚集引起海水变绿的一种海洋灾害,绿潮大规模爆发以来,徐韧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致力于机理研究,他把目光投向了寻找青岛绿潮的源头。   寻源的过程就像破案。绿潮从何而来?在河水中聚集、养殖户的池塘中生长、韩国等地飘过来的都有可能,徐韧要做的就是让“嫌疑犯”认罪,这需要充分的证据。在破案的过程中,时间是个重要线索,徐韧发现,从5月开始苏北地区的绿藻就开始大规模生长,从地图上看,苏北的绿潮飘到青岛又毫无阻拦,这是青岛绿潮最有可能的一个来源。   和绿潮一样,赤潮也是一种海洋灾害,不同的是赤潮是微生物的富集。这些年徐韧把工作重心放到了赤潮的预报上。“哪怕是提早预报一两个小时,也能挽回很多经济损失。”他说。   尽管赤潮的聚集是个过程,但海洋面积如此之大,不可能时时有人监控,传感器起到了眼睛的作用。贝类的养殖和赤潮生长的区域一样,都是距离海面5米以下的范围,这片区域一旦被赤潮“占领”,贝类将染上“贝毒”,人们如果食用了被污染的贝壳,就容易产生拉肚子、口角麻痹等现象。如果能提前一点时间告诉养殖户赤潮将要发生,他们很容易将养贝壳的笼子沉到5米以下,不与赤潮正面冲突,“贝毒”问题也迎刃而解。    探清上海海域“家底”   2006年至2011年,徐韧干了一件“大事”,就是将涉及17个专项20多个单位共同合作发起的海洋家底调查成果集结成册,这是上海海洋情况第一次这样全面展现在人们面前。有了这本手册,哪里会被海水侵蚀、哪里适合潮汐发电、哪里适合风力发电都有了方向。   “大家可能认为海很大,就可以随心所欲,其实大海的每一块区域都有相应用途,有的是航道、有的是给生物栖息、有的作为海上‘垃圾场’,如果不按规则办事,表面上可能看不出来,实际上就会出乱子。”   比如航道的疏浚。航道开久了会淤积,这就需要经常清理海底淤泥,疏浚后的泥放到哪里,岸上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惜成本太高,不少疏浚船就选择边挖边抛。和陆地上一样,在海里疏浚泥也有统一倾倒的地方,可是在海底的泥沙不像陆地上那么显眼,即使不按规定倾倒,也不容易被发现。   徐韧说:“这种边挖边抛的行为,很容易影响鱼类或其他生物产卵。”要杜绝这种行为,关键是要能监控疏浚船的行为。   徐韧现在研发了一种装置,不仅能监控疏浚船行走路径,还能测量出一块海上倾倒区适合承载疏浚泥的体量,有了这两套数据,不仅给船只套上了必须按规则办事的“枷锁”,也让有关部门审批起倾倒量来得心应手,从而保护了海洋中许多生物栖息地的“安全”。   本报记者沈湫莎

固始工业设计

荆门产品设计

阿坝工业设计